*ST吉恩或成2018年第一退市股 东方基金等三家公司定增损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2-12 20:08

  东方IC 图

  第一只退市股可能在一季度初就诞生了!2017年预亏的*ST吉恩因连续4年亏损,触发强制终止上市情形,待4月份完整年报披露,或成为2018年第一只退市股票。而东方基金、长安基金、兴全基金3家公司旗下的专户产品曾在2014年参与*ST吉恩的定增,虽3年解禁也已无法全身而退。

  *ST吉恩或成2018年退市第一股

  2003年9月,吉恩镍业在沪市A股市场上市,被誉为中国上市公司镍业“第一股”,“吉恩”品牌被称为镍股“第一品牌”。然而,昔日的辉煌更加衬托出如今的凄惨。

  近日,*ST吉恩发布了业绩预告,预计2017年度经营业绩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亿元左右。公司在2014年、2015年、2016年连续三年亏损(归属净利润分别为:-5.384亿、-28.7亿、-21.86亿)。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5月26日,*ST吉恩被暂停上市。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ST吉恩已经触发了相关强制终止上市情形,上交所将在公司披露年度报告之日后的15个交易日,作出是否终止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据悉,*ST吉恩的年报将在4月3日披露。

  *ST吉恩要退市,坑的不只是广大股民,还有当年参与定增的3家基金公司。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ST吉恩实施了60亿元的定增方案,以7.62元/股向东方基金、长安基金和兴业基金锁价发行7.87亿股,共计融资60亿元,锁定期三年,到期日是2017年9月22日。

  该定增方案于2014年7月获得证监会批文,最终于9月24日完成发行工作。东方基金、长安基金和兴业基金分别认购2.95亿股、2.95亿股和1.97亿股,认购金额分别为22.5亿元、22.5亿元和15亿元。发行完成后,控股股东吉林昊融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吉恩镍业的股份由54.23%下降到27.52%,控股股东未发生变化。公司当时的总股份仅8.11亿股,而这一次的增发新股数量几乎与之相当,这也意味着原有股东的持股比例被大幅稀释。

  关键在于,本次定增的60亿元资金用途为: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偿还银行及其他机构借款。

  三基金专户参与定增被套牢

  奇怪的是,3家基金公司当初出于何种战略意图参与了*ST吉恩定增计划?明知这是家巨亏公司,且定增资金还不是用于扩大经营生产等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业绩的方向,居然巨资支援,且锁定期还是3年。众所周知,锁定周期越长,意味着不确定性越大,所承担的风险也就越大,其中一家参与定增认购的基金公司相关内部人士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实我们也没有其他的想法,无非就是觉得便宜。它是国企,而且是一个资源类企业,甚至还在单个品种里有垄断地位,兑付风险是非常小的。现在大盘股流动性非常差,交投比较弱,尤其像一些大资金要建仓的时候,比如要收集十几亿乃至二十亿的筹码,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正好有这样一个机会,一是价格可以打折,另外一个方面我们还可以一下子拿到这么多,我们觉得也是一个挺好的选择。”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因为镍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材料,三大基金公司参与定增是看好了发展前景。然而,《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发现,虽然镍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要原材料,但是近年来,有不少镍相关的上市公司都面临退市风险。比如,ST华泽也是一家以钴镍金属材料加工生产为核心的有色金属开采加工企业。该公司2017年经营情况以及财务状况并不理想,*ST华泽于2016年2月29日停牌,停牌前一日收盘价为12.5元,停牌至今又被下调估值,已缩水95.6%,相当于经历了61个跌停。数据统计显示,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就包括了两只公募基金。其中,中证50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持有139万股,华商智能生活持有了100万股。受到估值下调以及近日股市下跌的双重影响,华商智能生活基金净值2月1日当天大跌了6.4%,单位净值近3个月下跌16.65%。

  三年期定增原来是可以提前锁价的。3家基金公司参与定增的时候,折价率高达5折,认购后浮盈高达100%以上,2015年牛市高位时最高浮盈为200%以上,然而,因为*ST吉恩面临退市,这一切均成泡影。

  一切的厄运或许缘于控股股东减持。3家基金公司的基金专户定增完成后,仅2014年12月一个月,控股股东吉林昊融集团共减持9200万股。公司暂停上市前,吉林昊融集团于2017年3月31日再次减持3000万股,变动后持股比例为22.56%。这让3家基金公司还未来得及享受定增的喜悦,就提前过上了心惊胆战的日子。

  60亿定增基金背后的投资人是谁成谜

  公开信息显示,3家基金公司是通过专户的7个资管计划参与了本次定增认购,其中东方基金有3个,兴全基金2个,长安基金1个。也就是说,基金公司有可能只是走个普通的通道业务,背后实际参与者另有其人。一般公开募集的基金出于流动性考虑是比较少参与定增计划,即便参与定增也有最低份额下限。比如,东方基金公司参与了22亿元定增计划,3个资管计划背后,这些持有人可能是其自己的高净值客户,也可能是其他机构或个人。

  在7个资管计划中,最值得关注的一个持有方是大连博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其通过东方基金的专户参与定增12.5亿元,还通过长安的资管计划参与了5.5亿元,总计参与本次定增18亿元,几乎占到了整个定增计划的三分之一。匪夷所思的是,大连博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居然是*ST吉恩控股股东昊融集团的股东,即参与了孙公司的定增计划。关系如此之乱,一旦退市,这笔糊涂账真的难以计算。

  一位私募基金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旦*ST吉恩退市,踩雷的基金公司声誉肯定会受到影响,参与定增的高净值客户也会将责任归咎于基金公司。

  目前的问题在于,退市意味着60亿元定增损失惨重,按每股净资产算所剩无几。这其中是否有银行、保险等资金在内?上述私募基金人士表示,因为不知道到底是哪些人参与了定增项目,如果银行配资了,那么这将直接造成坏账。比如,15亿定增计划,如果按照1:2的比例配资,5亿元归基金公司,10亿元就来自于银行。一旦退市,银行不能追加保证金,不能强制平仓,没有流动性,这10亿可能就是实打实的“坏账”。

  此外,该定增计划当初是否是“保底”的?这关乎到退市后如何清算。如果是民营背景,为了吸引基金公司定投,一般股东会承诺“保底”,如果是国企背景,一般不会出现“保底承诺”。就*ST吉恩这种情形,如果控股股东在定增前承诺了保底,最终清算时,其可能会丢失控股权。公开信息显示,*ST吉恩公司控股股东为吉林昊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而吉林省国资委控制吉林昊融集团16.98%的股权。但以上背景也难保证当初3家基金公司参与定增时是否有“承诺保底”现象。

  在被问及“该定增资管计划背后的持有人结构如何?”、“该定增资管计划是否存在杠杆?”以及“如果发生退市,基金公司打算如何应对退市危机?”时,三家公司并未给予全面回复,兴全基金方面表示:“关于ST吉恩持有情况,经核查,兴全基金3个产品均为一对一专户,公司一直严格按照合同约定的投资标的进行投资。”但一对一专户是否嵌套了加杠杆的信托计划就不得而知了。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